1. 首頁
  2. 人工智能

七歲商湯的堅持與守望

上週五,商湯官方微信號發佈了一篇慶祝商湯成立7週年的推文。老冀不禁感慨時間過的真快,轉眼間商湯已從一支小團隊長成爲五千多人的企業。回顧過去這段生機勃勃的人工智能發展期,AI大步從實驗室走出來,深入到各行各業中去,逐漸從創新體驗演變成各領域智能化轉型的剛需,有成功,有失敗,有期待,也有質疑……

2014年,香港中文大學多媒體實驗室的一支研究團隊發佈了名爲DeepID的人臉識別算法,在 LFW 數據庫上準確率高達 99.15 %,首次超過了人眼識別能力,在AI學術界引起轟動。

幾個月之後,這支研究團隊核心成員創辦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名爲:商湯科技。

七年之後,可能他們自己都沒有想到,這家公司能夠成長到今天這個樣子。

2021年8月,商湯科技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招股書中引用知名市場調研機構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的統計,按照收入來計算,商湯已經是2020年亞洲最大的AI軟件公司。

截至到2021年上半年,商湯軟件平臺的客戶數量超過2400家,包括超過250家《財富》500強企業及上市公司、119個城市、超過30家汽車企業。此外,商湯的軟件還應用到超過4.5億部手機和200多款手機應用程序當中。

不過,商湯依然處於虧損狀態,扣除“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公允價值變動”、“股權激勵”等因素成本,商湯2018年-2021年上半年調整後虧損28.6億元。

如今,如同此前人類發明的輪子、三桅杆帆船、蒸汽機、汽車、電腦、互聯網等技術,AI已經被稱爲人類有史以來的第26種通用目的技術(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GPT),引來各大科技巨頭和衆多創業公司爭相折枝,AI行業似乎有陷入內卷的趨勢。此時,正在迎來“七年之癢”的商湯,是否還能保持自己的競爭優勢?

下面,老冀就從三個方面,談談對這家從實驗室走出來的創業公司的觀察。

AI大裝置,是人工智能從“專用”到“通用”的抓手?

“有多少智能,就有多少人工。”過去這幾年,這句話已經成爲很多AI從業者的夢魘。從動用成千上萬的人工做數據標註,到爲每一個項目配備數以百計的算法工程師,把很多所謂的AI軟件公司做成了人力密集產業,從而陷入無法實現規模盈利的泥潭。

既然AI被稱爲“通用目的技術”,爲什麼不能開發出一種通用的AI技術解決方案,解決我們工作和生活中各種各樣的難題?例如,在智慧城市當中,只需要一套AI技術,既能夠解決刷臉支付這種高頻的應用場景,也能夠應對防火、防汛這種可能一年只有幾次的需求?

脫胎於學術實驗室的商湯,在技術發展方向的把握上有着非常靈敏的嗅覺,很早就開始了這方面研發,並且從AI的三要素(大數據、算法、算力)同時發力。

2016年,商湯開始挑戰大參數模型,並將SenseNet人工神經網絡做到了1000多層。而隨着模型參數越來越大,算力又出現了瓶頸。

從公司創立伊始,商湯就選擇自主研發深度學習平臺、籌建算力中心,其發展多年陸續在全國主要區域建設了20多個超算集羣,服務於算法生產和訓練。目前,位於上海臨港、投資56億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計算與賦能平臺(AIDC)正在加緊建設之中,預計2022年初投入使用,設計算力爲每秒3.74百億億次浮點運算,或將會成爲亞洲最大的超算中心之一。

在大數據、算法和算力三個層面都取得階段性佈局之後,商湯的新型人工智能基礎設施——SenseCore AI大裝置順勢浮出水面,有外界稱其爲人工智能領域的“粒子對撞機”,能夠對海量數據進行拆解和碰撞,深入挖掘潛在價值,打破認知和應用的邊界。

SenseCore,代表了商湯過去7年對打磨底層技術的一種把握。

SenseCore建立在大規模超算、海量數據處理及數據脫敏技術、開發人員的共享平臺及生產工具三大支柱之上,能夠對最新的超大人工智能模型實施訓練,以實現其高性能及高準確性;還能夠低成本生產特定場景人工智能模型,實現模型升級的規模經濟;此外,SenseCore還擁有行業領先的自動機器學習技術。

通過使用SenseCore賦能人工智能模型生產的全流程,相較於行業需耗時數週,商湯的研發及工程團隊能夠將開發時長縮短至數小時。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商湯研發人員每人年均生產的商用模型數量從0.44提高到3.45並繼續提高到了5.24個。到2021年上半年,商湯開發超過22000個用於不同應用的商用人工智能模型,涉及多個垂直行業。

有意思的是,商湯在通用AI上的探索,也與國際同行不謀而合。2020年5月,OpenAI推出1750億參數的GPT-3,其使用了幾乎所有來自互聯網的可用數據進行訓練,成爲迄今爲止最好的自然語言處理模型。更關鍵的是,GPT-3證明瞭擴展文本量(數據)、參數擴展(模型大小)以及訓練計算量的增加,都將更準確地完成小樣本自然語言處理任務。2021年1月,谷歌推出16000億參數大模型Switch Transformer;由此,大模型的參數量進入了萬億時代。

不過,至少從目前來看,“通用AI”仍然還不能實現完全的通用。以號稱打造通用自然語言處理模型的OpenAI來說,雖然英文寫作能力已經很強,但是中文就差了不少;雖然已經能夠自動編寫代碼,但是離真正的程序員高手還有不小的差距。同樣道理,商湯的“大裝置”能否做到足夠的“通用”,也需要時間去打磨和實踐去檢驗。

AI商業化提速,賦能百業的夢想落地仍需時日

如果說在打造技術平臺方面,商湯與國際同行處於同一水平的話;基於中國更加優良的AI應用環境,在將AI應用到各個行業、機構、企業的賽跑中,中國的AI企業也許已經跑到了國際同行的前面。

目前,即使是在全亞洲,也只有商湯這麼一家AI軟件公司,能夠同時推出針對智慧商業、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車四大領域的平臺和解決方案。

在智慧城市領域,在SenseCore AI大裝置的支撐下,商湯推出了SenseFoundry(商湯方舟城市開放平臺),內含14000多個人工智能模型,可將城市視覺信息實時轉化成運營洞察、事件警報及管理行動,能夠用於對公共設施狀況的檢測、追蹤自然災害影響等場景中。城市方舟促進了城市管理由人力密集型向人機交互型、由經驗導向型向數據驅動型、由被動處置型向主動發現型的轉變,已成爲數字城市運營的操作系統,提高與改善城市的安全性、效率、便利性及環境質量。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湯的城市方舟已在國內外119個城市部署。

基於SenseFoundry,商湯在上海市長寧區江蘇路街道率先試點AI+一網統管,開發了“智能巡屏”等功能,構建多場景、一站式AI城市治理解決方案,實現了AI研判處置全閉環管理,有效解決了暴露垃圾識別、共享單車亂堆放等城市痛點問題,提升了城市管理效能。

除智慧城市外,在重兵投入的智慧商業、智慧生活和智能汽車領域,商湯也取得了一些比較實際的進展。

面向智慧商業的SenseFoundry-Enterprise商湯方舟企業開放平臺在約6000個客戶站點部署,加速企業數字化轉型。

例如,去年年底,商湯與迅達電梯合作,共同打造自動扶梯安全智能響應系統。基於AI技術的自動扶梯安全智能響應系統,可提供覆蓋自動扶梯入口、扶梯區域和扶梯出口的全場景安全管理輔助。具體就是,在扶梯入口處,系統通過智能化檢測,可對乘客使用嬰兒車、大件行李和輪椅上梯等安全隱患行爲進行語音勸阻;而一旦發現有乘客摔倒,系統可及時告警以便停梯,或對逆行等不安全行爲進行實時提示;如果系統檢測到扶梯區域內無乘客,還可通知工作人員進行遠程停梯,這樣一來,運營成本和安全隱患都有了比較明顯的降低。

有了SenseCore商湯AI大裝置這個基礎設施和四大領域的軟件平臺和解決方案,商湯似乎已經具備了賦能千行百業的能力。

以2020年中國市場計算機視覺軟件相關收入計算,商湯在企業應用、城市管理應用領域均排名第一,在消費者應用領域排名第二,在自動駕駛技術以及與中國及全球汽車公司合作方面與同行相比具有領先能力。綜合來看,2020年商湯在中國計算機視覺軟件的市場份額爲11%,不僅名列榜首,還遠遠超出第二名的6%。

而在反映公司主營業務盈利能力的毛利率這個指標上,商湯表現同樣也不錯。引用商湯招股書中的數據,2018-2020年,商湯的毛利率分別是56.5%、56.8%、70.6%,而到了2021年上半年,毛利率進一步提升到73%。

從以上這些業績指標能夠看出,商湯的發展已進入快車道。不過,這還並不意味着人工智能就此一往無前,AI產業大爆發指日可待。人工智能依然處在摸着石頭過河的階段,商湯作爲其中的重要探索者,在把握這個時代機遇的同時,也必然承擔着大量的驗證成本、商務成本、溝通成本等,這是在技術投入之外,更需要耗費時間和資金的挑戰。此外,行業領先者往往還需要承擔起打通各行各業對AI理解和認知的責任,人工智能要想實現真正的規模化商用,羣體認同至關重要。

聚攏頂級人才,重倉原創,商湯的“長線未來”何去何從

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商湯在研發上的投入分別達到了8.5億元、19.2億元、24.5億元及17.7億元,總計69.9億元。

截至2021年上半年,商湯共有40名教授引領研發工作,並擁有逾5000名各類僱員,其中約三分之二爲科學家及工程師。脈脈人才大數據顯示,商湯是2021年AI人才吸引力最強的AI企業之一。

衆多優秀人才的加入,對原創和前沿技術研究的堅持,讓商湯自成立以來在各項全球競賽中累計獲得70多項冠軍,發表600多篇頂級學術論文,並擁有8000多項人工智能專利及專利申請。全球知名知識產權媒體IPRDaily公佈的2020年全球計算機視覺專利排名中,商湯科技專利申請書居全球第10,中國第3。在剛剛結束的ICCV 2021(國際計算機視覺大會)上,商湯科技及聯合實驗室共有50篇論文入選ICCV2021, 同時在MFR、LPCV等多項重要競賽中奪冠。

從商湯,老冀不禁聯想到了原創研發的聖域——貝爾實驗室。這家位於美國新澤西州茉莉山的實驗室,曾經是這個星球上最偉大的實驗室。從這裏誕生了晶體管、激光器、太陽能電池等許多促進了人類進步的重大發明,共有有效專利 29190 項,出版物和會議論文400多篇。

貝爾實驗室與大多數實驗室不一樣的是:堅定地追求研發的原創性;獨具特色的人才吸引力;高效的產學研用循環機制……憑藉這些“與衆不同”,貝爾實驗室在近100年時間裏,貢獻了許許多多改變人類未來的原創科研成就。

在AI時代,有着“堅持原創”、“學院派”、“賦能百業”標籤的商湯科技,是否也能夠如貝爾實驗室一般,成長爲改變人類未來的創新力量,踐行其“讓AI引領人類進步”的使命,真正突破邊界?商湯的“長線未來”將何去何從,讓我們拭目以待。